果酱酱

the world of mine(修因)

       已经是秋季了,高大的乔木染上了金黄色,橙色的阳光撒在树冠上,美不胜收。
       因陀罗用银制的小勺搅拌着咖啡,修长的手指捏住茶杯柄,轻轻地呷了一囗,咖啡很甜,足足加了六,七块方糖。
       这是因陀罗离家出走第三个月,他此时在巴黎的香榭路 。悠哉悠哉的到处乱逛。如果他此时的状态被大筒木羽衣见到了,羽衣一定会震惊,生性严谨的长子还会有如此散漫的一面。
       这是因陀罗与阿修罗分手后第六个月,也是阿修罗跟柑奈订婚后的第五个月。
        三个月前,大筒木羽衣决定宣布忍宗的继承人。阿修罗牵着柑奈的手,脸上带着温和的笑意,他们谈论着。不知说到了什么,阿修罗傻笑起来,难得靠谱的形象就被破坏了,他抬起手想挠挠头,却在碰到头的一瞬,记起自己那头蓬松的炸毛已经被发胶收拾的整整齐齐的,只好放下手来。
       郎才女貌,天生一对。
       因陀罗心里泛起了酸水,阿修罗的这件衣服是因陀罗送的。因陀罗颇为它花了一番心思,因为制作它的老工匠很早就金盆洗手了。其实不只是它,阿修罗所有的正装都是因陀罗解决的。天性自由惫懒的阿修罗从不在意自己的仪容,因陀罗只好兢兢业业的每季送衣服过去。...而阿修罗却总是踩着人字拖,穿着大裤衩,顶着一头乱乱的炸毛在家里和在学校里乱逛。
       而如今在柑奈面前,阿修罗难得穿着得体,彬彬有礼。
       呵,有未婚妻就不一样了是吧!
       哼,气炸!
       阿修罗在因陀罗颇有穿透力的目光下打了个寒噤,茫然的四处张望。
       因陀罗抿了抿嘴,躲进三楼的阴暗处。这里的建筑类似古罗马斗兽场,圆形的露天舞池,看台层层叠叠的隐藏在阴影里。
       分手后的这几个月里,因陀罗一直躲着阿修罗,“没有见面的必要 。”因陀罗这么想到。他极力避免着一切可能与阿修罗相见的场合。‘见面又能怎么样呢?’
       其实因陀罗也明白总有那么一天,阿修罗总会爱上另一个人,那个人会是个女人,会跟阿修罗没有兄弟的名分,她会跟阿修罗一样爱笑,一样温柔,一样喜欢小动物,有数不清的共同话题。她会跟阿修罗结婚,她会跟阿修罗生一大堆的孩子,她会跟阿修罗渐渐的变老。
       ... 所以这个人不会是因陀罗。
       因陀罗知道会有这么一天,却极力的在心里抵触它。
       ...但这一天终于来了。
      当大筒木羽衣将柑奈作为阿修罗的女盆友和未来妻子介绍给他时,他难过得要死,耳边是一片翁嗡嗡的蜂鸣。但他依然礼貌的跟柑奈打了个招呼,礼貌的离开。然后在房间里把阿修罗送的情侣杯给砸了。

评论(1)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