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酱酱

the world of mine-4(修因)

阿修罗把头埋在手心里,发出类似啜泣的低嚎。
‘尼桑,不见了!’他空空荡荡的心里,这句话不断的回响着。
阿修罗已经找了因陀罗好久了,这些天他辗转了整个城市。
他疲惫而悲伤。血液在太阳穴附近鼓鼓的跳。
他一闭眼,就是混沌又悲伤的梦境。
梦中,冲天的火光染红了半边黑夜,消瘦的白色身影背对着自己向那个方向走去,决绝而又坚定。
宛若赴向一个宿命。
阿修罗焦急的想扑过去,却发现自己怎么也动不了,最后发出绝望的哀嚎:“尼桑!!”
那人回过头,火光照亮了他的小半张脸,他的眼睛...被火光映照的更加瑰丽也更加危险。
他的眼睛是鲜红色的,花纹繁复,如同盛开的红莲。
“呼...呼!”阿修罗在床上喘着粗气 ,回味着梦中人的惊鸿一瞥。
悲催的发现自己(石)(更)了。
......
呵呵。---来自远方的尼桑的王之蔑视。
...
阿修罗也觉得自己丢人,还没做什么‘过分’的梦呢?仅仅是梦里尼桑的一个眼神。就咳咳了。
他把头埋在软软的枕头里。枕头里散发着淡淡的香气,他当然记得这个味道,那是尼桑洗发水的味道。尼桑洗完澡后,裹着浴巾,长发散乱,一滴水珠从他的后背一路流下最后钻到浴巾里去了。这时候阿修罗总是讨好的凑上去,拿毛巾给因陀罗擦着头发。
当然他有时能擦完了,有时不能。
阿修罗黏黏哒哒的在枕头上蹭来蹭去。就好像他在因陀罗白皙的胸膛上蹭来蹭去,顺便还能再因陀罗修长的脖颈上咬一口。
阿修罗和因陀罗在一起时,虽然在上位,但出奇了喜欢撒娇。
因陀罗也很吃他这一套。
阿修罗在枕头上猛吸一口气,黏黏糊糊的喊了句:“尼桑...”
“咚,咚。”
阿修罗僵住了,缓缓地转过头。
他看到柑奈拿着托盘站在门口眼神格外复杂。
柑奈往床边走了几步,阿修罗看到柑奈拿的托盘上放着滚烫的粥。
阿修罗想也不想的捂住脸:“好汉饶命!”
只听“吧嗒”一声,柑奈把托盘砸在床头柜上。粥撒出了一大半。
阿修罗呼出一口气。这时他看到羽衣老爹站在门口,眼神格外复杂。
......
柑奈走出门,留阿修罗和羽衣父子倆待着。
她在厨房里洗着锅,听着单调的水声,她默默地走起了神。
她和阿修罗是在相亲宴上认识的。
这是她的第十三次相亲。
她那时乖乖的坐在座位上,扮演着名门淑女。
简直无趣的要命。
她满心都是烦躁,默默地在心里吐槽前几个相亲对象。第一个看上去很是体面,可是偶尔看过来的眼神总像是在估量柑奈的价值。柑奈故意表现得粗鲁失礼,吃东西时发出了很大的声音。那人勉强与柑奈告别后,落荒而逃。
第二个像是被故意宠坏的富家子弟,一上来就摸着柑奈的手,自以为潇洒的说:“美女,约吗?”柑奈,柑奈没有说话,用空着的手举起盛着香菇浓汤的汤盘。砸在那张自诩英俊的人脸上。那人想发怒,柑奈在他的手扇到脸上之前,把餐刀捅在那人背后的沙发上。
......第三个,第四个,第五个...
第十二个,看上去是一个很文气的大男孩还带着一副深度眼镜,颇有一种不谙世事的感觉,啊呀,看上去可以调教,被前几个奇葩相亲对象恶心了的柑奈第一次呼出了一口气。还没等她开口,一个尖利的趾高气扬的女声叫起来:“你就是我儿子这次的相亲对象。”
......于是第十三次...
第十三次的对象--阿修罗,感觉倒是没什么不好的,除了整个相亲时间都在滔滔不绝夸他的哥哥--因陀罗以外。
‘我这TMD的到底在和你相亲还是在和你哥相亲呀!?’
柑奈‘和善’的微笑着,打算一找到合适的机会就告辞然后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出餐厅叫一辆出租车回家。
可对面的青年的口遁技术max,简直是史上第一兄长吹,他从相亲开始就坐下吹兄长一直吹到现在就没停过,那叫一个口若悬河,好像能把他哥吹出朵花似的。
‘谁要听你夸你哥,死兄控,去德国看骨科去吧你,变,态!!’
就因为这,离开的时候,柑奈的耳边还嗡嗡作响,好像还有谁在耳边说着我哥怎么样怎么样的。
柑奈扯着僵硬的笑容,礼貌而又疏离的态度。拒绝了阿修罗送她回家的提议。
不知为何,阿修罗同志反而默默地松了口气。
‘切,你不想送我,我还不想让你送呢。万一你在路上继续吹你哥怎么办?’
然而不久之后,毫无淑女范的躺在床上的柑奈女士接到了来自她爹亲切探问。
“柑奈啊!今天和你见面的大筒木公子对你相当的满意呀!连大筒木先生特意打电话过来说满意你这个未来儿媳妇呀!”柑奈她爹在电话里相当的激动,听得出来他连脸激动的都憋红了。“啊呀!幸好同意你专业报金融,听说柑奈你和大筒木公子相当有共同语言。啊呀!这下柑奈你嫁进大筒木家就十拿九稳了呀!”
然而柑奈在电话那头很是沉默,心想‘然而今天,我说什么了呀?’
莫不是,在打瞌睡的时候不小心点了个头。让对面那个兄吹认为我也赞同他哥世界第一棒!?
这也太扯了吧!
我自己也不信。
柑奈纠结了半天,在天微曦时,才勉强入睡。谁料又一个电话响起,柑奈不接,电话就一直打过来,前一个电话铃声刚落,又一阵电话铃声响起。
柑奈这时简直要疯了,只好接了电话,没好声气的“喂”了一下。
然后她听见了幽幽的哭声。
......
...?这声音很熟,近期才听到而且对她造成了很大的不良印象。简直心理阴影。
“大筒木先生您到底想干什么?!”cosplay有鬼来电吗?柑奈想到这个疑似大脑没发育好的男子可能是她未来丈夫就心生绝望呀。这还能好吗?!!累觉不爱啊!!!!!
熟知大筒木先生也很绝望呀!他还没开始说话,对面的姑凉就听出他的声音了,果然就像老爹说的那样人家姑娘一见他就对他情根深种了!!!嫁不了他就在家里闹自杀呀!!!!!
“柑奈姑娘,你不能这样,有话好好说,你要多想想你父母...”阿修罗说到一半就哽咽了。
“...?”什么鬼?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呜呜~QAQ”阿修罗悲壮的闭上了眼睛,泪水在脸庞滑落 。他咬着牙,羞愧的对柑奈说,“其实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他就是...”

评论(2)

热度(26)